本站最新网址www.uw111.net   

催眠妈妈干到怀孕


 你快生日了吧,送你件礼物。」
  「礼物?你怎麽知道我生日?」我不解地问道,对方发来一个微笑的表情,「天机不可泄露。」和我聊天的人叫做K,是一个月前在某个18X论坛上灌水区偶然遇到的,发现我们很投机后几乎天天都要在灌水区聊天。
  我查看了一下论坛ID,并没有泄露自己的生日,除非他是黑客或是有管理员账号。
  「东西大概后天到,还有我大概再也不会上这个论坛了,不要找我。」这是K留下的最后讯息。
  随后果然如约寄来了一个包裹,对此我是真的大吃一惊,K居然知道我的名字还有住址,查看寄件人信息却是一片空白。按理说这是不可能的,不填写寄件人信息快递公司是不可能给你送东西的。
  既然想不通我就暂时不去管这些问题,小心翼翼的拆开包装。
  里面是一个做工精美的盒子,翻开盖子,一副银白色框架的眼镜静静地躺在盒子里。
  「眼镜?」我确实和他说过自己有近视,没想到他居然会送这个当做礼物。
  除了眼镜,里面还有一封信和一本小册子。
  我先拿出信,果然是K的留言,要我好好利用这副眼镜完成他的梦想。
  他的梦想?我愣了下。
  随后我拿出了小册子,顿时被封面上几个字吸引住了。
  『催眠眼镜操作手册』
  「催眠眼镜!」我顿时想起一次和K聊天的时候提起的构思,因为我们两人都是「黑虹」的忠实玩家,其中那个里程碑式的作品「催眠学院」更是我们津津热道的话题,他的昵称K更是取自里面的人物。
  当然我们讨论最多的就是里面神一样的道具「催眠导入机」。
  「真的假的?」我迫不及待的翻开手册,一页页仔细的看过去。
  如果是普通人,恐怕早就去拿眼镜而不是翻开手册,但是我看过太多游戏和动漫,某些主人公总是因为不仔细看操作手册而发生悲剧的例子实在是数不胜数,按捺下好奇心将所有需要注意的地方全部了解之后我才拿起那副银色的眼镜。
  按照手册的说法,这副眼镜的镜面会产生一种射线,正面看着眼镜的人会在一瞬间被俘虏,陷入催眠状态,而且这种催眠状态绝对不是那种心理医生的催眠所能比拟的。
  众所周知普通被催眠的人都还有自我保护意识,但是一旦被这个催眠射线命中的人将会完全听从催眠者的命令,即使叫他去死都会毫不犹豫的去死,完全不会反抗。
  控制这种射线的开关在支架的右边角落,但是这种射线也不是无限制的,充满能量的情况下可以使用6次,银色的架子本身就是太阳能吸收器,从零到满需要24小时,也就是说大约4小时可以充满1次射线所需的能源,为了防止误触在左边还有一个保险扣,只有打开保险扣才可使用。
  我戴上了眼镜,度数刚刚好,不过这个催眠能力到底真的假的?一般来说我是不会相信的,可是这个神秘的K太厉害了,不仅知道我的生日,而且连名字和住址都知道,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做实验了。
  可是找谁做实验好呢?
  正犹豫间,突然电话铃声响起……
  「仔仔,在家吗?」
  这个声音是……
  「妈妈?」
  「没什麽事,我就快要到你那了,看看你在不在家。」「真难得,妈妈居然有空找我?」我因为工作关系搬到柴湾,而爸妈住在上水,所以从来没来过我的小居。
  「忘了你生日快到了,那几天妈妈很忙,可能没空给你祝贺,提前把礼物给你啊。」「什麽礼物啊?」我不由得兴奋起来,妈妈很疼我,肯定是好东西。
  「嘻嘻,不告诉你~到了你就知道了。」
  我叫Eric,20岁,工作是IT,妈妈41岁,婚后一直没工作,以前是一个全职主妇,现在我搬出了,爸爸又在上海的工厂工作,一年才回港两三次,而且刚又上去了,妈妈就变成全职的优闲一族了。
  正好,之前还在发愁用谁来做实验,现在立刻有个人自己送上门,虽然平时我看起来老老实实,但是我的心底可是隐藏着一只怪物,对我那几个漂亮性感的妈妈早就有邪恶的慾望了。
  如果这个催眠眼镜真有用的话,我可真要好好感谢K了。
  动手将东西整理放好,不到10分锺门铃就响了。
  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装扮精致的丽人,一头齐胸的长发,标准的鹅蛋脸,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材,比之电视上的明星不遑多让,据说大学时有不少星探想挖掘妈妈,可惜都被妈妈拒绝了,她一心只要做一个美人太太。
  即使是我见惯了妈妈的美丽,也不由得心神一荡,心中那略微剩余的良知瞬间被慾望压了下去。
  「怎麽,Eric,不请妈妈进去麽?」妈妈打趣的喊道。
  「礼物,不给礼物不让进。」我瞬间回过神来,故意装出一副小孩子气的表情,巧妙地将脸上色迷迷的表情掩饰住。
  「这麽心急啊,来,拿去。」妈妈从身后拿出了礼物。
  「嘻嘻,这还差不多。」我赶紧把妈妈迎了进来,倒了杯水拿了些水果给妈妈之后立马拆开了包装,虽然说在客人面前拆礼物很失礼,但是妈妈是自己人,而且她很清楚我的个性就是这样,眼角含笑的看着我没有丝毫生气。
  拆开了礼品纸我就看到这个礼物居然是我心仪已久的数码摄像机,不由得加快动作,稍稍试验了下,画质清晰不说,电池和容量都极为强劲,而且妈妈还另外帮我配置了好几块大容量的内存卡,足够拍十七八个小时。
  「满意吧,我早就知道你喜欢这款数码摄像机了,这次你生日就满足你。」妈妈顺手将头发拨到耳后,这个动作说不出的妖媚性感,「咦,换眼镜了?」妈妈突然注意到我脸上架的不是以前那副黑框眼镜,而是崭新的银色眼镜。
  被妈妈这个一提醒,我才想起还有正事没做呢,之前因为摄像机的关系几乎忘了催眠眼镜的存在。
  「妈妈,你看这副眼镜好看麽?」趁着妈妈全神贯注盯着眼镜的时候,我悄悄按下了那个开关。
  眼镜似乎亮了一下,我几乎以为是错觉,但是立刻发现妈妈的眼神变了,原本清亮有神的瞳孔瞬间变的失神,瞳孔放大失去了焦点。
  「妈妈?」略微还是有些不放心的我试着叫她。
  「……是。」迟钝的回答,和游戏中被催眠的人相同的反应,我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眼睛纹丝不动,这下终于确认妈妈真的被催眠了。
  (这个真的是催眠眼镜啊!K你真厉害。)
  深呼吸一口气,压抑下兴奋的情绪,回忆起那些催眠游戏的片段,首先需要设定一个关键字。
  「妈妈,你现在感觉很舒服,非常舒服。」
  「是,非常……舒服……」看着这个如同木偶般的美女,我的心中黑色的部分越加兴奋。
  「当你听到【淫乱的妈妈】时,你就会陷入和现在同样的状态。」「是……同样…的…状态。」(先来试试关键字有没有用吧。)
  「当我数到3时,你就会清醒过来,你会忘记刚刚我催眠你的事情,但是你的潜意识中还是会清楚执行我的命令。」「是……」「1…2…3!」在我打响指的同时,妈妈的眼神瞬间恢复了清明,仔细端详着我的眼镜,彷佛刚刚的事情从没发生过。
  「嗯,确实不错,我的仔仔还是蛮有眼光的。」不过我丝毫没兴趣听这个评价,直接启动了关键字:「【淫乱的妈妈】。」瞬间,妈妈又再次恢复到被催眠的状态中。
  (成功了!)我兴奋的握紧了拳头,当然兴奋的不仅仅是拳头,从刚才开始我的下体早就已经愤怒的膨胀了起来,真想立刻就把这个娇艳的妈妈压在身下好好蹂躏一番,不过玩弄一个木偶可是没有什麽乐趣的。
  MC(精神控制)分成很多种,其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常识变换,把一些下流邪恶的事情当做常识写入别人的脑海里,光明正大的做坏事才是鬼畜的最高境界。
  接下来,当然是将一些有趣的东西把妈妈脑海中世界的常识置换掉,一想到等会妈妈的反应,我就觉得自己的下体快要爆炸了,「忍耐、忍耐,好东西要慢慢品嚐。」光是将这些东西灌入妈妈的记忆中替换掉普通的常识就花了我不少时间,不过我相信我的辛苦绝对不会白费的。
  「呼,妈妈,我所说的都记住了麽?」说完,我一口气将杯子里的水喝光,说了这麽多话,再加上兴奋、紧张和刺激的感觉,我早就觉得口干舌燥了。
  「是…记住了。」虽然只说了一遍,但是催眠状态中的人绝对不会忘记任何事情,人类的大脑果然是很强大的东西。
  「这些常识只限在和我单独相处的时候,有第三人在场的时候你还是用以前的常识,而且这些事你不会和任何人说,也不会写下来,就连男朋友和任何亲戚也不行。」当然,为了我的安全着想还是要做些保险的。
  「是…不会说…」
  「很好,当我数到3的时候,你就会清醒过来,但是我刚才说的一切你都会当做常识来执行。1…2…3!」妈妈的眼神再次恢复清明,似乎和刚才没有什麽区别,但是我清楚,现在我眼前的妈妈已经是一个被我改造过了的『女人』;对,此时的她女人的身份比妈妈的身份更是让我兴奋。
  「说起来,似乎很久没和妈妈你闲谈了呢。」当然,这个打招呼可是和普通的不一样哦。
  说做就做是妈妈的性格,几乎在她话音刚落的同时,她的身体就坐到了我的大腿上,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便吻了过来,而且还是极为热情大胆的舌吻。
  妈妈那条灵巧温润的香舌轻轻地叩开了我的双唇,开始和我的舌头纠缠了起来。【常识变换,闲谈=舌吻】
  (接吻的感觉果然很好,不,比想像中的还要好。)一股女性特有的气息扑鼻而来,瞬间就让我迷醉。
  幸好第一次是和有丰富经验的妈妈,假如是和我一样的新手,估计两个人都会不知所措吧。
  妈妈的舌吻热情非常,几乎将我的唾液全吸走,随后妈妈的喉咙动了几下,似乎将我的唾液全部咽了下去。
  我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也开始了攻击,上颚、牙龈、舌根,在妈妈香舌的引导下渐渐步入佳境,轻轻含住妈妈的香舌,猛力一吸。
  「嗯!」妈妈颤抖了一下,不过随后便更加激烈的和我纠缠了起来。
  足足5分锺之后,我们两人才感觉有些吃力,缓缓分开,分开的时候一条晶莹的唾液线还将我们的嘴唇连在一起。
  妈妈脸颊潮红,呼吸急促,不过即使如此她的眼神还是一样清明,彷佛刚才激烈的舌吻只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事情。
  我猜想我现在脸上也一样红而烫,不过我也没有表现出丝毫惊讶。
  「妈妈,最近身体还好吧?」我装模作样的问道,这可是接下来的关键。
  「还好,就是身体有些酸痛,看来要找个时间去按摩放松下了。」刚说完,妈妈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对了,仔仔,不如你来帮妈妈我按摩下吧。」我故意装出惊讶的表情说道:「可是妈妈我从没学过啊。」「很简单的,我教你。」说着,妈妈站起来脱下了外套,只穿着贴身的棉质小背心,因为紧贴身体的关系,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内衣的痕迹。
  妈妈再次坐回我的腿上,只不过这次是背对着我,下体紧挨着我勃起的肉棒,不过她却丝毫没有察觉的样子。
  「把手给我。」
  我乖乖的伸出手,妈妈抓着我的手背,然后猛地按上了自己的胸部。
  (好大,好软!)虽然隔着衣服,但是我依然可以感觉到妈妈那几乎无法一手掌握的丰满是多麽诱人。【常识变换,按摩=揉胸】
  我轻轻捏了下,那反馈而来的弹性和柔软实在是无法用语言形容。
  「对,就这样,慢慢揉弄,呼,不错嘛,仔仔,很有天分啊。」妈妈边指导边称赞道。
  「不会啊,很多人都可以无师自通的。」揉弄美女胸部这种事,任何男人都是天生就会,不用学的。
  妈妈的胸部手感实在是很爽,无论怎麽揉弄,都不会腻,我一时间起了童心,将妈妈的乳房揉捏成不同的形状,非常好玩。
  渐渐地妈妈的喘息声也重了起来,下半身不自觉的轻微摆动,我的肉棒甚至可以感觉到某种湿湿的液体。
  「把妈妈的内衣脱掉,直接按摩效果更好。」妈妈已经完全把揉胸当成按摩了,甚至毫不避讳的让我把她的内衣脱掉。
  听到这个命令,原本已经有些发硬的肉棒弹了一下,亲手解女人内衣这种事情我还从来没有做过,空出右手将妈妈的贴身背心卷起来,这件棉质的小背心我并不打算现在就脱掉。
  妈妈今天的内衣是热情的红色,而且这件内衣居然还是无肩带型的,只要将背后的扣子解开就会自动脱落。
  不知是因为太紧张的关系,还是第一次脱女人内衣的关系,一个小小的扣子我居然怎麽也解不开。
  「真笨。」似乎察觉到我的窘境,妈妈轻轻地笑骂了我一声,双手反伸,极为轻松的就将那件红色的内衣解了下来。
  一瞬间,原本被束缚着的双胸顿时弹了出来。
  我拿起被妈妈放在一旁的红色内衣放在鼻子下,猛地吸了口气,一股让人兴奋的女人香充斥鼻间。
  「好香。」对于我如此猥琐的行为,妈妈没有丝毫怪罪的意思,反倒是开心的说道:「既然仔仔你喜欢,那就送给你好了,现在继续帮我按摩。」(隔着衣服都有如此美妙的手感,如果直接摸上去会是怎麽样呢?)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双手战战兢兢的攀上了妈妈的双峰,一股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美妙感觉从掌心传递过来,柔软而有弹性,宛若果冻布丁一样的感觉,世间怎麽会有如此美妙的东西?
  妈妈的胸部彷佛有魔力一般牢牢吸住我的双手,任由我不停地抚摸揉弄。
  我的手指很快就摸到了乳头,似乎因为刚才揉弄的关系,妈妈的乳头早已坚挺了起来,我轻轻地捏了几下。
  「恩~」耳边似乎传来了妈妈咬紧嘴唇而发出了呻吟声,虽然妈妈的思想并没有进入状态,但是身体却十分诚实,已经产生那种快感。
  就在这时,妈妈的包里传来了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
  妈妈很自然的就翻开手提包拿出手机,我飞快的瞄了一眼,看到上面的名字正是我爸爸。
  「亲爱的,你不是很忙麽,怎麽突然有空打电话给我?」妈妈的语气非常正常,丝毫没有因为我正在揉弄她的胸部而有一丝异样。
  不过这种情节还真是让我觉得兴奋,很多寝取游戏中都有的剧情,女主角在和男朋友通话的同时在和别人做爱,同时还要压抑住兴奋的声音,不能被人听出来。
  虽然现在的情况没那麽严重,不过也已经很让我心理满足了。
  趁妈妈和爸爸对话,我将妈妈的身体侧过来,刚才因为背对的缘故没有直接看到,现在则不同,妈妈那对完美的丰胸毫无遮掩的出现在我的眼前,虽然没有测量,不过据目测怎麽也得36寸以上吧,至少也是C或者D。
  我舔了舔嘴唇,紧接着一口就含住了妈妈的乳头,如同一个婴儿般吸允,当然,双手也没有空闲,揉弄着妈妈的另外一个乳房。
  妈妈的身体倒是微微颤抖了一下,向我轻轻一瞥,随后空闲的那只手抚摸着我的脑袋,如同哺乳的母亲一样,继续若无其事的同爸爸聊天。
  我轻轻地用牙齿咬着乳头,同时用手捏着另外一个,不时的变换动作,不一会我就察觉到妈妈胸口的起伏越来越大,呼吸也有一些急促,身体已经自动进入状态,不过即使如此妈妈和爸爸的谈话没有表现任何异样。
  终于妈妈和爸爸通话完毕,而我也从两人的对话中听出了一些事情。
  难怪妈妈会说没办法在生日当天祝贺我,原来在之前他们就已经预定好要去北京考察,正好下周是举行的时间,偏巧我的生日就在其中。
  因为这对爸爸的事业都非常有帮助,非去不可,所以这几天两人都忙着将手头的工作加紧做完,也和妈妈一顺道游一游北京,以至于这几天两人都没有时间见面。
  揉弄了一会,妈妈便让我停了下来,毕竟就算是按摩的再舒服也不可能一直按摩下去,当我的嘴离开了妈妈的乳头后,之间上面沾满了我的口水。
  不过对此妈妈毫不介意,很自然的将棉质小背心放下来,棉质小背心的吸水性非常好,很快便浮出一小块圆形的水渍,妈妈似乎注意到了,不过并没有任何表示便坐回沙发上。
  之前煮的咖啡已经好了,我倒了两杯放在桌上。
  不好意思啊,妈妈,【牛奶】没了。」牛奶当然有,在冰箱里,不过为了接下来的行动,我故意这麽说的。
  「哎,我可不喜欢喝原味咖啡啊。」妈妈皱了皱眉头,不过视线一触及如同帐篷一样顶起的下体,眼神立刻放光,「既然没有牛奶,那麽就用别的牛奶代替好了。」「别的牛奶?」我故意问道。
  妈妈笑着剥下我的裤子,那根早已愤怒到极限的肉棒直挺挺的横在空中,妈妈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急不可耐的一口含住。【精液=牛奶】
  「好爽!」感受着肉棒传来的温润美妙感觉,以及那条丁香小舌轻巧地舔着我的龟头那种酥麻的快感,我觉得自己几乎马上就要失守了。
  不过要是就这麽立马缴械投降也太难看了,我不由得深吸一口气,将快感缓缓压下,不过马上妈妈的嘴前后动了起来,一波波的快感又开始冲击我的神经。
  妈妈对口交似乎非常熟练,像含香蕉和冰棒一样不停地用舌头舔弄整个龟头。
  就在我已经习惯妈妈的含弄,猛地妈妈用力吸了口气,两颊也深深陷了进去,可想而知这一下她吸得多用力,同时那条丁香小舌也朝着马眼插了过去,一瞬间被两线 夹攻的我终于承受不住,兴奋积累到了顶点,精关一松,一股无与伦比的爽快感瞬间升起,比自慰强了百倍的快感让我瞬间脑袋一片空白,双手本能地抱住妈妈的头 用力一插。
  「唔……」妈妈似乎被这次射精呛了下,乳白色的精液一波波朝着妈妈的口腔发射,足足过了十几秒锺才结束。
  等到射精结束,妈妈并没有立刻吐出我的肉棒,而是继续用舌头轻柔的安抚依然敏感的龟头,同时将尿道里的精液也全部吸了出来,直到确认再也没有残留才缓缓吐出肉棒。
  第一次果然很快,看了看墙上的锺,似乎妈妈才帮我口交了几分锺而已,有点丢脸啊,我不由得想到。
  妈妈小心翼翼的先是将精液涂满整个口腔,随后张开嘴让我看到混合着唾液的那团白色泡沫,然后妈妈拿起杯子,将这团泡沫缓缓地滴进咖啡中,再用勺子轻轻地搅拌均匀。
  「嗯,这才是咖啡啊。」妈妈喝了一大口加了特殊调料的咖啡,不由得赞叹道,随后一口气将整杯咖啡喝光。
  接下来就是正戏了,虽然刚刚射精,不过我毕竟还年轻,肉棒马上就恢复了战斗力。
  「阿嚏!」我故意打了个喷嚏。
  「怎麽了,仔仔,感冒了?」妈妈略微紧张的问道,同时伸手朝我的额头摸去,「还好,没有发烧,最近虽然不冷,不过晚上不盖被子,还是很容易感冒的。」「没事的啦,妈妈,阿嚏。」我再次故意打了个喷嚏。
  「不行,要治疗一下。」
  「吃点药就好了啊,不用去医院吧?」
  「不用,只是一种很简单的治疗方法,而且很舒服哦。」妈妈拉着我来到卧室,立马将我身上的衣服脱得精光,我也很配合她。【做爱=治疗感冒的最好方法】
  紧接着妈妈也将自己身上剩下的衣服脱掉,本来妈妈上本身就只剩下一件棉质小背心,而妈妈将下半身的短裙脱掉之后,露出了里面的银色丁字裤。
  妈妈平时就穿的这麽性感啊!我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此刻的妈妈全身上下已经近乎全裸,等到妈妈将丁字裤也脱掉之后我才终于凝神打量眼前的美色。
  不下于明星的美丽脸庞,不下于模特凹凸有致的身材,丰满的胸部、纤细的腰肢、修长的美腿,简直是绝世的尤物啊,一想到这我开始有些嫉妒爸爸了,不过这一点小小的嫉妒很快便被压了下去,现在眼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此刻我注意到了妈妈下体的毛似乎修过,只在前面留了个三角形,其余都剃的很干净,不过也是,要是看到一团乱糟糟的黑毛恐怕也会影响心情,现在妈妈这个样子正正好。
  「妈妈,你的胸围是多少?什麽罩杯的?」一般来说我问这个问题一定会被当成色狼打,不过此刻常识变换了的妈妈对此倒是没有什麽异样。
  「36,C罩杯。」妈妈一边回答一边让我躺在床上,而我则是继续提问。
  「那妈妈,你的第一次是什麽时候?」妈妈一边用手帮我套弄,让我的肉棒更加坚硬一边回答我的问题,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些问题都是一些下流的隐私问题。
  「16岁,和老公。」
  「那麽什麽时候开始自慰的,现在大概多久自己弄一次?」好吧,我承认我是AV看多了,想要模仿一下。
  「好像是15岁吧,现在大概3、4天一次。」「那妈妈,平时和爸爸做的时候是怎麽避孕的?安全套还是吃药?或者是计算安全期?」「都是戴套子的,要知道吃避孕药有可能会变胖,我可不吃,而且除了你爸爸,我从来没被别人直接进来过呢。你爸爸身体不好,也有5年没做过了。」什麽!真的假的?难不成妈妈这几年一直守贞,而第一个做爱对像就是爸爸,这麽说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妈妈还是很『纯洁』的呢,经过我的仔细追问,妈妈一定确定以及肯定没有别人直接插进去。由当初破处至今都只有我爸爸一个男人。
  「妈妈我这可没有避孕套啊。」
  「要避孕套干嘛?」妈妈擡起头直视着我,眼中满是疑惑,「只是治疗感冒而已,用得着避孕套麽?仔仔你还真是奇怪。」对哦,对妈妈而言这个不是做爱,只不过是治疗感冒的方法,自然用不着避孕套。
  一想到我可能是第二个和妈妈直接做的男性,心中就有一种很奇妙的满足感和成就感,这种心情也反应到我的肉棒上,此刻它已经是完全回复了战斗状态。
  妈妈在确认了我的肉棒已经进入临战状态后,这才跨坐在我的小腹上空,右手抓着我的肉棒,而左手则是轻轻分开自己的阴唇,慢慢的沈下腰,将龟头对准自己的阴道后,一口气坐了下来。
  幸好在妈妈插入之前我深吸了一口气,不然光是这麽一下恐怕我就要射精了,不得不说妈妈的里面实在是太舒服了,紧凑、温暖、柔软,从肉棒四周传来一丝丝的压 力,彷佛不欢迎我这个入侵者,想要将我赶出去,内部的肌肉非常有力一点也不肯让我往前,可是随着妈妈的下落,这些妄图阻止入侵者的力量丝毫没有作用,反而 让我更加爽快。
  很快我就感觉到龟头碰到一团肉呼呼的东西,很明显这就是妈妈的花心,也就是她的子宫口了,通过龟头反馈过来的感觉,妈妈的子宫口此刻紧紧地闭合着,彷佛城堡的大门死死地扞卫着女性的圣地--子宫,不给我的乱伦肉棒一丝可乘之机。
  「咦,居然没有完全进去。」妈妈传来一声低呼,我朝我们的结合处看去,发现在我龟头碰到尽头的情况下,我的肉棒居然还有一节没有完全进入妈妈的体内。
  不过现在不是纠缠这个长度问题的时候,「妈妈,这个无所谓的啦,还是赶快开始治疗吧。」妈妈点点头,开始一点点的动起来,一股股的快感如波浪般不停地从肉棒上传来。
  果然骑乘位很不错,以前看AV的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骑乘位了,现在亲身感受之后确实很不错。
  这个姿势主要是靠女性动,基本上男性不怎麽需要用力,非常节省体力不说,看着女性的胸部随着腰身的摇动一上一下,更是满足视觉的享受,妈妈的胸部浑圆玉润,我的双手不自觉的又抓了上去不停地揉捏。
  妈妈毕竟很有经验,不仅仅是直上直下的摆动身体,有的时候扭动腰身旋转或是左右移动,让我的肉棒体验到不同的刺激。
  很快的我就察觉妈妈似乎有高潮的迹象,裹着我的肉棒的嫩肉越来越紧,温度越来越高,让我舒爽的不能自己。
  果不其然很快便在妈妈的一声低低的呻吟中,一股温热的液体喷淋在我的肉棒上,若不是我死死咬紧牙关,用力控制下半身,恐怕这一下我就真的丢盔弃甲了。
  看着妈妈紧咬嘴唇享受高潮的样子,我才发现妈妈此刻是多麽诱人,因为刚才运动的关系,妈妈出了一身薄汗,几缕秀发黏在脸颊上,配着此刻媚眼如丝的表情,让人恨不得把她吞下去。
  不仅仅是脸上,妈妈的身体也已经处于完全发情状态,浑身的皮肤变成了淡淡的粉红色,两粒乳头更是完全凸出,饱满的乳房也似乎胀大了一圈,向地心引力宣示自己的坚挺。
  深呼吸几口气,将这次高潮慢慢消化掉以后,妈妈满眼含春的看着我,虽然她自己可能察觉不到,不过潜意识中已经把我当成了一个男人,而不是仔仔。
  「仔仔,感觉好点了吗?」
  「似乎好一点了。」
  「那妈妈继续了。」我点点头,当然要继续,我还没射精呢,怎麽可以半途而废。
  随着新的一轮抽插开始,我察觉到妈妈的子宫口似乎打开了一些,想到我还有一节肉棒没有进去,再加上妈妈子宫必定是个完全纯洁的地方,当然要粗暴占领才行。
  「妈妈,把剩下的那段也插进去吧。」
  「哦,我试试。」妈妈似乎明白我的心意,缓缓动着的同时不停地将子宫口瞄准我的龟头一次次的撞击,我的龟头彷佛化作了攻城车一点点的撞击着守护子宫大门的子宫口。
  随着撞击,妈妈的子宫口缓缓打开,很快我察觉到妈妈的子宫口已经变得有筷子那麽大了,不过对于我的肉棒来说还是太小了,爸爸的阳具短小,妈妈的子宫可能从没被插入过,遇上这样的情况,已经不可能再放大了。
  妈妈也察觉到了继续撞击也于事无补,缓缓地擡起腰身,只留下龟头在阴道里,看到妈妈的动作,我也明白妈妈想要干什麽了。
  妈妈先是深吸一口气,然后猛地向下一坐,「啪」这是妈妈撞到我小腹的声音,「啊」随着妈妈的一声轻呼,我的龟头终于突破了子宫口的防御,进入了妈妈最神圣的地方--子宫。
  开宫的痛苦不是一般的痛,此刻的妈妈浑身不停地颤抖,双眼睁到最大,彷佛快要断气的金鱼,虽然子宫口很有弹性,就连婴儿都可以通过,不过那毕竟是身体成熟之后肌肉的自然反应,不像这次是强行开宫。
  不过对于妈妈的疼痛,对于我来说则是无与伦比的快感,只感觉龟头突破了一个环状肉环,一圈软肉从龟头上滑过,妈妈的子宫口很紧,像一个皮筋勒在我冠状沟上。
  我也深吸几口气,将射精的冲动压了下来,感受着从肉棒处传来的子宫的情况,妈妈纯洁的子宫此刻迎来第一个外来者,我的龟头紧紧地抵在妈妈子宫底部的嫩肉中。
  过了会我们两人都适应了过来,妈妈继续动腰,一上一下之间,我的龟头不停地进出妈妈的子宫口,每次插穿都是紧紧地包覆着整个龟头,而且每次都可以清晰地看到妈妈小腹上顶起一道肉崚,每次抽出则又凹下去。
  我的肉棒随着妈妈的动作越来越激烈也开始渐渐热了起来,我也察觉自己有了要射精的慾望,不过这次我并不想压抑,而是打算射个痛快。
  不过在那之前我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对了妈妈,你的生理期怎麽样?」
  「28……天左…右。」妈妈娇喘连连,就连回答问题也断断续续。
  「我是问现在的情况。」
  「恩……刚过去两个礼拜……大概……差不多这几天…都是…危险期吧。」危险期!这三个字让我的心情无比澎湃,决定了,我不仅仅要在妈妈的子宫里刻上我的痕迹,而且要趁着妈妈和爸爸去考察前让妈妈怀孕!
  照我的计算,只要在妈妈离开前天天和妈妈做爱,在她的子宫内射精,肯定可以让妈妈怀孕;就算妈妈和爸爸在国外也不戴套直接射进去,那个时候也已经没希望了,因为妈妈早就有了我的骨肉了。
  一想到可以让妈妈怀孕,给爸爸一顶大大的绿帽子,我心中黑色的部分更扩大了一圈,而我的肉棒也变得又硬又大。
  妈妈似乎也感受到肉棒的变化,也控制着阴道的肌肉夹紧肉棒,要让我爽爽的射上一次。
  终于在妈妈第二次高潮的同时,伴随着妈妈喷射的阴精和子宫颈的夹紧,我也忍受不住放松了精关,一瞬间我的肉棒和龟头涨到最大,紧接着我的头脑一片空白,一股股的精液直接射在妈妈的子宫里。
  因为子宫口被堵住的关系,我的精液完全没办法流出,只能全部留在妈妈的子宫内,妈妈纯洁的子宫终于刻上了我的痕迹,一连射了好几下之后喷射才渐渐停止。
  「仔仔,感觉怎麽样?好点了吗?」在享受完高潮的余韵后,妈妈立刻关心的问道。
  「嗯,感觉好多了,谢谢妈妈。」
  「谢什麽,你是我仔仔,我不帮你谁帮你。」妈妈说罢便打算起身,不过此刻我怎麽会让妈妈离开呢,立刻抱住她的腰。
  「嗯?怎麽了?」妈妈温柔的问道。
  「妈妈,就这样让我抱一会好吗?」
  「呵呵,仔仔真是小孩子,好吧。」妈妈放弃起身的打算,右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那个地方正是子宫的位置,刚才的行为对她来说只是治疗感冒,但是潜意识中身为女性的直觉还是让她感受到异样。
  我的上半身坐了起来,先将龟头退出了妈妈的子宫,紧接着立刻再用龟头堵住了妈妈的子宫口,防止精液漏出来,而妈妈则心有灵犀的用双腿夹着我的后腰,让我们两人密不可分。
  因为这个姿势的关系,妈妈的胸部正对着我的脸,我当然不会浪费这个机会,张口就咬住其中一个乳头吸允舔弄,妈妈双手抱着我的头,将我紧紧地拥在怀里。
  直到半小时左右,妈妈的子宫口回复到最初的状态,紧紧地闭合着,我们两人才分开,分开后我先是仔细检查了妈妈的阴道,发现我的精液没有丝毫流出,看起来完全被封锁在妈妈的子宫里,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光是想像一下我的精液被妈妈的子宫吸收,数亿的精子沿着输卵管到达卵巢,紧紧地包围妈妈的卵子的情况,我就觉得自己的下半身又有擡头的迹象。
  「不行不行,冷静下来。」要说让妈妈肯定怀孕,最好的时机当然是排卵日当天,看情形应该还有两天左右,在这之前我要好好储存体力,不能胡乱浪费。
  当天的晚餐按照我的吩咐,妈妈买了很多强精的东西,什麽生蚝、枸杞、海参、洋葱什麽的。
  当天晚上我自然在妈妈的子宫内又射了一发,这几天必须保证24小时里妈妈的子宫随时都有我的精液存在。
  不过晚上倒是有个有趣的插曲,我和妈妈正做到高潮的时候,爸爸的电话又打来,询问妈妈怎麽不在家,妈妈自然拿我的感冒做借口说这几天要照顾我,爸爸也没什麽怀疑,毕竟妈妈一直很疼我,生病了来照顾也说的过去。
  只是想想当时的情形就有些好笑,妈妈若无其事和爸爸通话的时候,她的阴道和子宫则是被我的肉棒和龟头不停地侵略。
  不过妈妈真是能忍,我故意攻击她的G点,让她几乎高潮,但是她说话的语气和声调居然没有丝毫变样,寝取游戏里的恶作剧在现实中居然铩羽而归,让我有些怨念。
  当天晚上做完后我们就维持这样的姿势相拥而眠,等到第二天醒来发现我的肉棒已经脱离了妈妈的身体,而我的嘴则是含着妈妈的乳头,幸好检查了一下发现我的精液并没有流出,看情形全部留在妈妈的子宫里。
  男人早上的时候都会早勃,我自然也不例外,我正要打算插入的时候,妈妈醒了很主动的跨坐在我身上,又开始了骑乘位的做爱,自然清晨的第一发精液再次留在了妈妈的子宫里。
  按照网上检查排卵日的方法,三天后我就确定了那天正是妈妈危险期中的危险期--排卵日,当天我和妈妈几乎没有分开过,两人的下体几乎一直贴在一起,整整一天从早到晚我总共射了八法,每一次自然都射在妈妈的子宫里。
  因为子宫口被堵住的关系,那些精液完全没办法流出来,八发精液的量将妈妈的子宫涨的满满的,甚至于涨的小腹微微凸出,彷佛怀了2~3个月的身孕一样。
  就这样我们一直做爱,而且每天爸爸都会打电话来和妈妈闲谈,当然那个时候我的肉棒肯定也在妈妈的体内,甚至于有一次因为我射精的关系,妈妈差点呻吟出来,不过幸好她早一步用手摀住自己的嘴,这才没有露馅。
  我虽然很享受这样禁忌的偷情般的快感,可是我也不想破坏妈妈和爸爸的关系,毕竟妈妈怀孕总得找个男人来做替罪羊,自然要让爸爸帮我养孩子,让我多一个弟弟。
  时间直到出发那天,本来爸爸想来接妈妈的,不过妈妈好说歹说才决定两人在机场见面,很自然出发之前我又在妈妈的子宫里射了一发,之后我就说我的感冒已经好了,妈妈也很开心,觉得自己这几天没有白费。
  妈妈的子宫带着我的精液去了机场,我并没有跟去,而是计划下一步应该对谁使用催眠眼镜。
  两星期后妈妈从北京回来后,难得找到时间才来我家,当然那个时候我再次将错误的常识植入妈妈的记忆里,感冒做爱的手法总不可能一直用。
  妈妈送给我的那个摄像机也发挥了作用,妈妈出国前我拍了不少和妈妈做爱的视频和照片,经过处理打上马赛克之后发布到了网上,什麽「排卵日受孕中出」、「美女侍奉」之类的,在那个18X论坛的点击率也不少,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是重新注册了个马甲之后才发布的。
  之后在确认了妈妈的月经在那之后没有来过,这时我就觉得基本有五成的概率确定妈妈已经怀了我的孩子了,不过我自然不会凭这个就确认,赶紧拿出买来的验孕棒,检查之后上面两条阳性的反应很是让我兴奋,不过我依然要求妈妈去医院做个准确的检查。
  果然很快的便收到了妈妈的电话,她怀孕了。
  因为妈妈意外的怀孕,爸爸不得不开心地接受这个『意外』的孩子。
  原本妈妈没有这麽早就要孩子的打算,甚至打算去打掉,这自然不行,赶紧用催眠让妈妈放弃这个打算,而我自代替爸爸好好地疼爱了一把妈妈,不过因为怀有身孕的关系,我的动作非常温柔。
  妈妈三个月时肚子已经微微凸起,不过当时还不是安定期,我也不敢乱来,只是重点攻击妈妈的乳房,因为怀孕的关系,妈妈的乳房大了一圈,手感更加舒服,只是乳晕变更黑了,不是原来的粉红色。
  直到大概六个月左右到了安定期,这才重新和妈妈做爱,通过询问直到爸爸在妈妈怀孕后就没有再碰过她,因为担心肚子里的孩子,所以妈妈现在可是积累了不小的性慾,那天一连射了四发,不过我可不敢再插进子宫里射精,只是很简单的在阴道尽头对准子宫口射出。
  当时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有反应了,我的龟头甚至可以感觉到子宫里孩子在动,做完后我轻轻地摸着妈妈的肚子,一脸温柔的样子。
  即使到了九个月左右我依然没有放过妈妈,还是找机会和她疯狂做爱,因为这个时候对胎儿已经不会有什麽危险,说实话,干大肚子的妈妈别有一番风味。
  距离预产期2天的时候,妈妈生了,是个女孩,全家都很开心,当然我也很开心,那个毕竟是我的骨肉,不过在抱着她的时候我已经在想一个很有趣的点子:等到十几年后她长大了,我也要让她怀孕。
  我实在是太邪恶了。
  生了孩子一个月后,妈妈单独抱着妹妹来到我家,我很兴奋的输入一些新的常识给妈妈,随后便和「女儿」一起享受妈妈那甘甜的乳汁,当然女儿只喝了一小半,剩下的全部被我喝了个精光。
  在我喝完妈妈的乳汁后问道:「妈妈,你的排卵日是什麽时候?」「嗯,这几天吧,怎麽了?」妈妈丝毫不以为意的回答道。
  
【完】

  字数 11253